位置: 首页 > 情感文章 > 亲情文章> 娘留字

娘留字

来源: 《羊城晚报》 作者: 茨园 时间: 2014-10-05 阅读: 次
娘留字

“我是你妈。”手机里忽然出现这样一条四字短信时,我正在出差。看着陌生号码和莫名其妙的文字,我想着是谁发错了呢?谁知十多分钟后,这个号码打来了电话,一接,就听老娘张口即道:“咋不给我回信呢?”我不由一愣,接着就哈哈地笑了:“妈呀,哪有你这样发短信的啊?”

这是我老娘拥有手机后第一次给我发短信。是时,她正在医院进行罹病后的第七次化疗。住院毕竟不是愉快的事儿,看着老娘无聊,我家小弟便给了她一部手机。于是,老娘没事儿就摸索起了“高科技”,真不知她怎么想的,第一次给人发短信,居然直截了当地来了句“我是你妈”。

随后的日子老娘短信水平逐步提高,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她也深知短信比电话省钱,没事儿就给她儿子、弟弟、老公发发短信打发时光。不知俩舅和老爸如何想,但我们弟兄三人却常有些哭笑不得。你正忙着,忽然老娘短信来了,心知肚明她那是闲得无聊的“骚扰”,却又不敢不回。

有年夏天,父亲进京做心脏换瓣手术,老娘的短信更是接二连三。父亲手术的那天晚上,我和小弟及我儿子值守在京,几乎隔不到半小时就会收到老娘的短信,我知道那是含着担忧的牵挂,但又真有些受不了,便给她回了这样一条短信:“妈,你睡吧,有啥事儿我们会及时跟你说的。”谁知半夜三点多,她却又发来条短信:“孩子们,我知道你们一晚上都不会合眼的,为了你们的爸爸,辛苦了!”

近年,我的手机换了三次,每次换机,我都会小心翼翼从旧机中拷贝一条联系人为“MM”的短信。这条短信,是老娘在我手机里留下的唯一一条短信:“下午忙不?找刘大夫调药。”这,是老娘卧病在床第九个年头最后一次留下的短信。那些天,她一直咯血,拉她再去住院,却被大夫告知“已无再住院的必要,需要急诊时再来”,暗含之意不言而明。

若干天后一个凌晨,星辰一如昨夕,老娘走了。

  • 上一篇: 父亲的目光
  • 下一篇: 愿为你做20年饭的人,是母亲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