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摘大全 > 点滴
  • 拆台 发表日期:2020-04-07

    场景:丈夫、妻子和一群人。 丈夫颇有些立场,喜欢出风头。妻子不说话,但会用一些无情的短句来拆她那亲爱的丈夫的台。一直以来,她都是这样凸显她的高人一等。丈夫都忍住了,但会觉得屈辱、痛苦,于是开始恨妻子。 譬如,妻子笑着说:老伴儿,不要让自己看...

  • 制度的哲思 发表日期:2020-03-02

    妻子想让老公早回家,于是规定:晚于11点回家就锁门。第一周奏效,第二周老公又晚归,老婆按制度把门锁了,于是老公干脆不回家了。老婆郁闷,后经高人指点,修改规定:23点前不回家,我就开着门睡觉。老公大惊,从此准时回家。可见制度的精髓不在于强制,而...

  • 没想到 发表日期:2020-01-19

    齐白石曾刻一印:一切画会无缘加入。孰料,后来他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他对人说,这是他没想到的。 夏衍得知齐白石喜欢崭新的钞票,就拿新钞去齐白石家买画,果然如愿。齐白石对人说,没想到夏衍也知他癖好。 1956年,齐白石在授予齊白石世界和平理事...

  • 文化的力量 发表日期:2020-01-09

    因为我在日本生活多年,很多人问我中国文化对日本有多大的影响力,我举一个同样道理的事例。 有一年冬天,我到一个面馆买了一碗面,旁边坐了一位老人,也许是眼神不太好,错把牙签和胡椒面拿反了,一着急把一盒牙签全倒进了碗里,所有的牙签一下子铺在面汤上...

  • 稀缺 发表日期:2019-12-27

    稀缺会俘获大脑。就像饥饿的研究对象日思夜想着食物一样,当我们经历任何一种形式的稀缺时,都会对稀缺的事物全神贯注。我们的思想会自动而强有力地轉向未得到满足的需要;对于饥饿的人来说,他们需要食物;对于忙碌的人来说,他们需要亟待完成某项工作的时...

  • 得到和失去 发表日期:2019-12-24

    我们在人生的不同时期都会曾不惜一切去追逐当下最执着的想要得到的事物,它也许只是爸爸的专宠、兄弟的情谊、对那个一直暗恋的王子抑或公主的爱慕所有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我们那时心中的风筝,我们奔跑着,一直向前,眼中心里想的都是它。可是当时光滚滚向前...

  • 纸上生活 发表日期:2019-12-21

    弟子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开悟? 大师答:你看见之时。 弟子:看见什么? 大师:看见树木花草,看见日月星辰。 弟子:我每天都看见这些啊! 大师:不!你所看见的是纸上的树木、花草、日月和星辰。你并非生活在现实中,而是生活在自己的言语和想象里。 要是一...

  • 蜘蛛为什么不会粘在自己织的网上 发表日期:2019-12-07

    如果一只苍蝇一头撞在蛛网上,它马上就会被蛛网粘住,但蜘蛛则不会。因为蜘蛛会小心翼翼地用脚尖行走,减小身体和蛛丝的接触面积,降低被粘住的可能性。如果细长的脚無意中粘上了蛛丝或其他小灰尘,蜘蛛则会用嘴刮掉。 另外,蛛网上的蛛丝并非每一处都有黏性...

  • 姿势 发表日期:2019-11-27

    朋友跟几个好友一起爬山,其中有位摄影师,给他人照相时,蹲着,跪着,坐着,大幅度地倾斜着,仰面斜躺着种种情态,无不彰显专业和极致。摄影师的每个姿势就是一幅画,看得他为之心醉。 当摄影师说给他也拍几张时,朋友欣然应允,很是配合觉得自己不摆出最好...

  • 敌人 发表日期:2019-11-18

    你身邊的人或公正无私,或亲爱友好,或敌意对立,他们会因为某种思想或者先入为主,或者受利益驱使,站出来反对你。这就是人类生活的规律,只有这样,生活才充满了绚丽的紧张色彩:朋友和反对者之间的大部分人是保持中立的。 然后,还有敌人,比反对者更甚。...

  • 青春期的迷茫 发表日期:2019-11-18

    成长的道路上,让人不知所措的真实接踵而来,所有的人都无处藏身。我们恐惧又茫然,我们根本一无所知,我们在黑暗中战栗,在恐惧中触摸至乐,欲望像潮水一样来临,势不可当,对美的憧憬闪亮了夢境却又旋即破灭。因为禁忌而神秘,因为无知而恐惧,因为压抑而...

  • 我所不见何其多 发表日期:2019-11-06

    这个夏天,有一天,我站在楼上往下望的时候,一路开得盛大热烈的花树把我惊艳到了。 我从没有意识到我所在的地方有这么声势浩大的一排古槐,我每天还穿行其中,平日怨尽了这一路的萧索。 但它真的就毫无生机可言吗?现在看来,并不!这旺盛的生命力只是一年...

  • “笑纳”并非笑着纳 发表日期:2019-10-24

    中国自古就有礼仪之邦的美誉,说话讲究一个礼字、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逐渐远离了古代的繁文缛节,一些古代的文明礼貌用语也渐渐从我们的生活中隐去,偶尔用到的也常常是误用。比如笑纳一词,纳是接受收下之意,笑则是嘲笑之意。笑纳的意思是说,自己送给对...

  • 嫌恶 发表日期:2019-10-17

    民国时曾任敦煌艺术研究所所长的常书鸿在巴黎待了10年,那正是现代主义浪潮风起云涌的时候。常书鸿无法接受那些癫狂的艺术,甚至对毕加索,也只是喜欢他的早期作品,对其后来立体主义的画风深恶痛绝。常书鸿年轻的妻子叶兰却喜欢现代艺术。有一次,常书鸿指...

  • 真实是最难的 发表日期:2019-10-17

    真诚、独特、潇洒,这样活当然很美。不过,首先要活得自在,才谈得上这些。 如果你太关注自己活的样子,总是活给别人看,或者哪怕是活给自己看,那么,你愈是表演得真诚、独特、潇洒,你实际上活得愈是做作、平庸、拘谨。...

  • 首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下一页
  • 末页